一剑吞鸿_第一卷 凌源旧事断新谋 第五章 城西祭事,狗仗人势(上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一卷 凌源旧事断新谋 第五章 城西祭事,狗仗人势(上) (第1/3页)

  刘懿是一个生于市井、长于闹市的普通孩子,从小到大,他与居住在城北的贫苦孩子们同吃同乐,一同成长,他从没觉得自己有什么过人之处,如果定要找一处不同,那便是他从来没有见过他的娘亲。

  今天是公元340年,汉历九月初三。

  辰时一刻,刘懿拎着花篮和黄纸,独自一人来到了城西乱葬岗。

  从六岁起,刘懿的父亲便叫他每年今日,来城西五里的乱葬岗烧纸,刘懿没有追问原因,父亲叫他来,他便来了!

  小黄髫刘懿寻到那棵久违了一年的老槐树,槐树下,有一座无名墓碑。

  ......

  每每坐在这座无名墓碑前,刘懿总会思虑万千,瞧着这座墓碑,刘懿不受控制地自言自语起来。

  爹说:墓碑下面躺着给了我生命的女人,我猜,那应该是娘亲!

  爹说:墓碑下面躺着的是曾经天下第七美人,我猜,娘应该是天仙!

  爹说说:墓碑下面躺着的人曾经一诺千金,我猜,当年嫁给爹,是娘吃了亏,毕竟娘亲一诺就值千金,而我家现在,却也只能勉强算得上小康。

  爹始终都没有和我说这下面埋的到底是不是娘亲,我猜,这就是娘亲!

  至于为什么墓碑无名、坟墓无主,我猜,应该是爹喝多了酒,忘记了娘亲的名字吧!

  .......

  刘懿坐在无字墓碑旁,思绪一时有些杂乱。

  被刘懿亲昵称呼为‘夏老大’的夏晴,平时每月只给刘懿二十铢工钱,但每年九月,他都会多给刘懿一些。

  刘懿也不乱花,在四十铢钱里,他把二十铢给了他爹,剩下的钱,他便去集市买了三块五色点心、一对枣糕、五个梨子,用作祭奠母亲所用,今年在夏晴的关照下,他还带了夏老大给的半坛黄酒、半只烧鸡。

  对于平常人家,二十铢钱只够五天温饱,刘懿也不明白除了喝酒便是读书教书的爹有什么神通,总能让日子过的还算可以!

  他时常都在想:难道这一切有娘冥冥之中相助?哈哈。

  ......

  今日无风,秋阳还算意暖,天空无云,秋气不算深浓。

  刘懿恭敬烧了三炷香,叩了三个头,烧了三刻纸,算是为他的娘亲送完了‘钱粮’。

  靠在无名碑旁,刘懿自感微凉,他裹了裹衣衫,想陪娘亲再多待一会儿,在无心之间,遂又开始自言自语。

  “娘亲,我和爹过得还算滋润,虽不说大鱼大肉,一年四季菜里却总少不了荤腥。夏老大和爹是故交好友,平日里对儿子素来照顾,望北楼里的剩菜剩酒,他总会变着法给我带回一些,让爹经常能够大快朵颐一番。”

  “爹爱喝些小酒,但远算不上夏老大口中所说的酒鬼,随着这几年日子过的有了一丁点起色,爹还会用兜里的结余去轻音阁潇洒一番,听说爹大醉后总要吟诗作赋,颇有些狂士作风呢。”

  “这些年,爹平添了些许白发,眼角多了些许皱纹,不过却多了一丝老成韵味,看着很是沉稳潇洒,街坊四邻见爹多年未娶,又是个谦谦君子,纷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