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剑吞鸿_第一卷 凌源旧事断新谋 第十四章 孤风蓑影,刀剑无声(自传章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一卷 凌源旧事断新谋 第十四章 孤风蓑影,刀剑无声(自传章) (第1/3页)

  璧月小红楼,霜冷阑干天似水。

  那人话音方落,一把扼住我的手腕,眼中流露出千丝狠辣。

  他慢条斯理,一根一根、一根一根掰断了我所有的手指,掰到最后一根,他捏住我的指根,将小拇指一扯而下,一股血雾喷溅而出,我的眼前,已是红彤彤一片。

  我全身被汗水浸透,但仍坚持咬着牙,一声不吭。

  直娘贼,今天老子若能苟活,来日,爷爷我定要杀你全家!

  “凌源刘氏,作恶多端,为民除害,送你上路!”

  十六个字从来人面罩之下缓缓吐出,他在说话的字里行间,充满了一种极为舒服的愉悦快感。

  刺客袖中匕首再现,直接刺向我的面门,眼见我是活不了了。

  妈的!老子活了十八年,还没摸过女人呢!这个悔哦!悲哀!悲哀啊!

  就在生死存亡之际,一直‘昏死’在我身边的许坚突然身形一滚,将手中刀横了过来。

  我心中赞叹:这死胖子,刚才真够能装的!

  许坚这一突兀横扫,正中刺客背部,连皮带肉撕扯下一大块儿血肉,那人吃痛大喊一声,便抬起匕首,意欲快速了结了我。

  我匆忙提刀,吃力地将那支寒芒闪动的匕首挡下。

  就在两相僵持之际,被我布置在前庭的侍卫及街道暗桩纷纷闻声赶来,刺客见状,自知今日刺杀不成,一脚踹翻许坚,立刻收匕拾箭,身行礼落地翻墙而走。

  许坚不肯就此罢休,他一声骂娘,踉踉跄跄起身,带人急迫追了出去。

  我在意识弥留之际,隐约看着被刺客收拾干净的庭院,心中充满了尊敬与蔑视:十步杀一人、千里不留行,这是个好刺客!但不敢舍己,何谈杀人?如果方才他能够拼死刺下,相比我已经在下面喝完孟婆汤了吧。

  这次,我和三年前一样,在一片混乱中昏死了过去。

  ......

  权钱开路好办事,七日前,大哥重金许利,派人前往曲州,求得曲州首府太昊城姜神医出面为我诊伤,姜神医手段高明,仅仅七天,除了断掉的一根小指无法修补,我已与之前无异,不出几日,便可行动如常人。

  我的好大哥,又救了我一命。

  今日,汉历340年,十月十五。

  在名医调教和大药滋补下,我伤势痊愈。

  或许大哥性质使然,便在清晨准备车舆,硬拉着我出城赏景。

  他说要给我瞧一个好物件,帮我消消心中火气。

  我虽心不甘情不愿,但也不想违背大哥心意,便收拾一番,随了他去。

  大哥了解我的秉性,所以我乘坐的香车内一改繁华装饰,摆设简洁,

  仅仅在榻下陈了一张白兔毛毡用以保暖,边角挂了一枚黄神越章印,以做驱邪之用。

  除此之外,再无他物。

  我手捧暖炉,身披雕裘,头扎樊哙冠,正坐其中,时不时拉开窗帘,呼吸几口久违的山野空气,心中尽是满足。

  姐姐常说:若为爱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