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唐锦绣_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河东盐池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河东盐池 (第2/3页)

各家私兵也入关数以万计,一场打败打下来,各家都伤筋动骨,正处于大唐

  立国以来最为虚弱的阶段,不可能如以往那般对皇帝、朝廷采取强硬姿态。

  如此之大的损失,非二三十年不能恢复,眼下想硬也硬不起来……

  偏偏房俊又是朝堂之上最硬的那一个。

  一方虚弱不堪,一方强势而来,岂能不退避三舍、避其锋芒?

  司马虞面色阴沉,没有吭声。

  即便他再是自负,在名满天下的房俊面前也甚为忌惮……  另外一位“少监”柳长云像貌俊朗、唇红齿白,此刻笑嘻嘻道:“倒也不必过于担忧,这解池上至监正、少监、官员,下至技工、民夫、伙夫,哪一个不是咱们的人?若房俊适可而止也就罢了,咱们让出一些盐利算是向陛下的投诚效忠,可若是房俊贪得无厌,咱们大可以让整个解池停止,没有解池产出的食盐,难道

  全凭他在华亭镇的海盐支撑全国人口吃盐吗?房俊也不是傻子,断然不会大动干戈。”

  海盐的确产量极高,但运输却是极难,想要以海盐填补解池食盐所供应之地区,几无可能。  陛下派遣房俊前来整顿盐务,是想要在河东世家把持的盐池撬开一道缝隙,将原本解送入京的食盐产量提升一些,绝不可能任由房俊恣意妄为导致食盐减产

  。

  都说盐铁乃是国之基石,但两者也有轻重之分,没有铁并不会如何,可若是没有盐,必将天下大乱……  官廨内众人商议着如何应对,门外一阵脚步匆匆,有吏员快步而入,疾声禀报:“王监正,外头有人自称是越国公亲兵,手持越国公印信,言说越国公已经抵

  达盐池,正在视察盐池。”

  王福郊心头一震,霍然起身,对在座之人道:“走吧,该给的颜面还是要给的,莫要惹恼了这个棒槌,大家随我一起前去迎接。”

  以往,对待朝廷前来监察盐池的官员都会给予一些“下马威”,但是现在面对房俊,却没人敢那么做。

  因为谁也不知房俊这个棒槌面对“下马威”的时候会做出何等反应……

  众人簇拥着王福郊出了官廨,浩浩荡荡的前去迎接新任“榷盐使”。

  ……

  雪粉从天而降落入盐池之中,转瞬融化,水气在盐池上方形成一层淡薄的雾气,将一方一方盐池笼罩其中,池水澄澈,有如仙境。

  房俊策骑缓行在盐池之间的土埂上,听着身边早已自华亭镇盐场抽调而来的名叫王方的技术员讲解……  “帝国境内有盐池十八……蒲州安邑、解县有池五,总曰‘两池’,事实上分为大盐池、女盐池和六小池,总称河东盐池。大盐池即安邑池,女盐池即硝池,在

  大盐池西,广袤三十里……眼前即大盐池。”

  “六小池在女盐池西北三里的地方,六小池者,一曰永小;一曰金井;一曰贾瓦;一曰夹凹;一曰苏老;一曰熨斗;地属解县所治……其形最大者水面不过亩余。”

 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